全球最大体育电视传媒深入中国

财富论坛官方网站消息:2005年1月1日.

财富论坛官方网站消息:2005年1月1日,新的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(2004年修订)》开始施行。新目录由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发布,首次将广播电视节目制作、发行和电影制作列为对外开放领域。

早在一个多月前的2004年11月28日,由国家广电总局和商务部联合颁布的《中外合资、合作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企业管理暂行规定》(44号令)也开始实施,明确允许外资公司涉足中国内地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、发行领域,前提是中方持股不得少于51%。法新社报道说:“它标志着中国对严格控制的影视市场的改革迈出了一大步。”

“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已满3年,很多领域即将开始更大程度的放开,广播影视产业采取了主动加快开放的战略。”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这样解释。

ESS中国区总裁甘达维则向记者表达了另外一种观点,这是因为“政府对境外的投资、境外的技术很感兴趣,所以政策在慢慢放宽。”而作为一家,ESS开始加大对于中国市场进军的力度。

“2005年我们开始考虑对国内的一些联赛进行转播,这包括中超联赛和CBA。”甘达维在展望新年前景时显得雄心勃勃。

“1997年的那次联合是一次强强联手。”在展望新年的同时,甘达维回想起了1997年。八年前,ESS由ESPN和STAR SPORTS两家媒体联合成立,双方各占50%的股份,公司名字为ESPN&STARSPORTS,简称ESS。两家媒体的来头都不小,STARSPORTS是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卫星体育台,另一家是一向标榜自己为“体育领导者”的全球最大体育电视传媒ESPN。ESPN隶属跨国传媒迪斯尼,多年来一直觊觎庞大的亚洲市场。

但八年过去,尽管ESPN在其他地区取得的成绩不俗,在中国,它的成绩仍然让人尴尬。“八年过去,我们仍然没能实现盈利。”甘达维对此很坦然,“因为政策方面的原因,我们所能做的是尽量准确地判断每天的政策,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发挥潜能。”

由于中国政府对外资电视媒体实行严格的准入制,外资电视不得在中国全频道落地。如今的ESS在亚洲地区共有13个频道,但在市场前景最被看好的中国大陆地区,他们一直使用的却是亚洲台的内容。为此,从一开始,他们就配备了中文解说与配音,由一个很强的语言部门负责。

ESS一直引以为豪的是其在亚洲广泛的覆盖率。2004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本是其大展宏图的好机会,但最后ESS却只能对亚洲杯采取了延播的方式,中央电视台则进行了直播。“这是由于政策的限制,”甘达维对此有点无奈,“中国这个市场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。”

2001年爆发的甲A联赛电视转播权之争很多人记忆犹新。当时的ESS开始抢滩甲A,第一次介入中国足球甲A联赛的电视转播,却被央视体育部主任马国力斥责为非法。ESS对此辩护说,ESS是利用了STARSPORTS与IMG原有的10年甲A转播协议,ESS由ESPN和STARSPORTS合资,理所当然拥有STARSPORTS对甲A的转播权。

这是ESS打的一个“擦边球”,也是这家境外体育媒体对央视的垄断地位发起的一次挑战。甘达维一直持有的观点是,垄断行为是制约中国体育传媒市场发展的两大因素之一。明显,他把矛头直指中国传媒业的巨无霸——中央电视台。

由于落地权的限制,ESS开始出售电视节目给本土的电视台。但当ESS把节目卖给央视后,央视往往会把ESS的LOGO去掉,这是ESS所不能忍受的,因此ESS更多地选择与地方电视台合作。

“我们与旅游卫视合作制作高尔夫节目进行转播,与广东卫视一起做网球和羽毛球的节目,与上海文广做F1报道。而与湖南卫视的合作早在2002年就已经开始。这既实现了获利又可进行品牌延伸,同时,地方台也可以借ESS的节目提升自己的品位。”甘达维似乎从艰难的环境中找到了一个双赢的合作模式。

“中国体育电视传媒的收入来源过于单一。”甘达维说。这位ESS的中国区总裁认为,这是制约中国体育传媒市场发展的另一重要因素。

美国的有线电视和中国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付费的。ESPN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收视费的分成,通过从用户向网络商购买服务的费用中提取。除了这部分收入外,作为一个成熟的体育电视频道,ESPN还有相当多的固定广告客户。相比之下,国内的电视台收入来源只有广告一种。

进入中国后,ESPN在中国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发行和广告。“在过去,节目发行的收入占到我们总收入的95%,广告业务占的部分不多。”发行一直是ESPN的优势,联合后的ESS更是如虎添翼。

另外,早在几年前,ESS的甲A联赛转播由于版权之争和盈利问题被停掉,现在他们卷土重来,这次他们把目标瞄准中超和CBA。

2004年9月27日,ESS在北京对外宣布,今后英超三年在亚洲的电视转播权已由ESS获得。通过获得赛事转播权再进行版权费的转卖进而获取利益仍然是ESS收入的重要来源。另一方面,由于STAR SPORTS在广告收入方面一向有比较良好的表现,因此ESS企图集两家媒体之长,掘取更多利益。

“就ESS收入而言,现在广告和版权费方面大概是五五开。版权费依然在涨,但是速度比较慢。相比之下,广告收入增长势头十分良好。”甘达维对于ESS在中国的前景充满信心,“我们预计两年之后开始盈利。”

两年之后是什么概念?甘达维认为,那时广告收入的增长将会给他们带来盈利的机会,但另一个不能被忽视的因素是中国数字化电视的推行将给ESS带来的良机。因为数字电视将使中国真正迎来付费电视的时代,这对ESS这样以赚取收视费用为传统强项的媒体是不容错过的机会。(来源:经济观察报/李天胜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